我等生来自由身,谁敢高高在上。

*现代au
*短打

三十七度的海风都同夏天殉情,夕阳被揽进浪涛里碎成一点一点的,闪烁着的星子。奏和墨律共用一副耳机,歌手略微沙哑的嗓音在奏耳边低低地回荡,但他并不在意歌手到底唱了些什么,重点是小律。奏细细地咀嚼着这两个再普通不过的字,墨、律,两个字,二十四画。最平凡亦最特殊。思及此处,奏便转过头去借最后一点暮光赏她眉眼。料峭的风呼啦啦地从耳边刮过,撩起她稍长的发,黑色耳机线便借机显露出来,从耳垂绵延至手边。她的眉眼在朦胧暮色中显得超乎寻常的温柔,但眼里还是燃着永不熄灭的火,燃烧一切、点亮一切,呼啦啦地卷走一切阴霾。

怎么啦?或许是奏的目光过于炙热,墨律便摘了耳机转过头来询问。发丝倾斜的弧度都...

© 陆辋川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